“人间蒸发”近四个月,韩国第一夫人“消失”之谜

▲当地时间2023年12月12日,荷兰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和王后马克西玛举行国宴,欢迎韩国总统尹锡悦和妻子金建希来访。图/IC photo

近日,英国王妃凯特·米德尔顿从公众视线消失所引发的猜测和流言蜚语,随着其“罹患癌症”的“官宣”暂告平息,另一位政坛知名女性——韩国第一夫人金建希已“人间蒸发”近四个月之久,开始引发更多人的关注和揣测。

高调的第一夫人

2023年12月中旬,金建希陪同韩国总统尹锡悦出访荷兰,这是这位第一夫人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此后近四个月里,不论韩国最受重视的传统节日——农历春节,还是该国最隆重的纪念日——“三一独立运动”庆典,金建希都缺席了。

熟悉韩国政治掌故的观察家指出,这一缺席是“史无前例”的,因为自1998年至今,韩国尚无一位第一夫人敢于缺席“三一”这个极富象征意义的活动,更何况,今年还是至关重要的议会选举年。

如果韩国第一夫人是位低调、不喜社交的总统配偶,她的缺席倒也不至于引发如此关注——问题在于,在韩国,谁都知道她绝不是这样的“低调型第一夫人”。

今年将满52岁的金建希毕业于首尔京畿大学艺术专业,拥有韩国国民大学艺术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一度任教,2007年创立展览公司,2012年与时任检察官的尹锡悦结婚。婚后金建希以独立、自强的事业型女性人设和靓丽造型异军突起,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在上届总统大选期间,夫妇二人营造出“双事业强人”和“四狗三猫丁克族”形象,令厌倦了传统型政客的韩国选民耳目一新。政坛根基浅薄的“素人”尹锡悦能当选总统,金建希功不可没。

尹锡悦当选后,金建希毫不掩饰自己对其丈夫政策的影响力。坊间公认,尹锡悦敢于打破韩国悠久传统和相关产业顽固阻力,让“只闻楼梯响”多年的“狗肉禁令”最终落地,系第一夫人一力推动所致。也有不少人猜测,尹锡悦上台后一系列“突破临界点”的外交、社会、经济政策背后,也都不难看到这位“华丽女性”的身影。

自2022年6月北约马德里峰会起至她“消失”止,这位时髦高调的第一夫人从未缺席任何一次有总统亮相的公众活动,并且对媒体、网络和公众热议其时尚品位和个人背景表现得兴味盎然。

这样一位第一夫人怎会没来由在重大选举前夕“消失”近四个月之久?她究竟上哪儿去了?

“消失”或是刻意为之

熟悉韩国政坛内情的人士表示,金建希之所以“人间蒸发”,恐怕正是因为议会选举在即。

事实上,她此前的高调张扬,为自己和尹锡悦带来的,可远不仅是“正能量”。

早在2021年总统竞选期间,金建希大学毕业前后求职时夸大简历的“黑历史”就被人“扒”出,白纸黑字,证据昭昭,迫使她不得不公开道歉。

2022年2月,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裁定,她和她母亲的股票账户在2010年之后一段时间涉及股票操纵丑闻的可疑交易,“系委托他人代理期间发生,无法证实本人知情”,但非议已不胫而走。

2023年,授予其博士学位的国民大学校方经过长达八个月调查,认为金建希博士论文“存在瑕疵且根据现行标准不妥”,但“尚不构成学术不端行为”,这一裁定引发该校一众教授不满,并公开发动抗议请愿。

稍晚,《东亚日报》披露金建希名下位于首尔江南瑞草区一套商住综合公寓曾分别于2012年11月、2013年11月和2015年1月三次因逃税被瑞草区第一税务局扣押。这对自诩“高阶职业女性”,丈夫还是现任总统兼资深法律专业人士的金建希而言,着实脸面无光。

分析指出,尹锡悦从政资历不深,之所以能后来居上,依靠检察官身份锻造了“正义化身”形象至关重要,他也总是宣称“会带来正义与公平”,许多选民正是出于这一点才给他和他的政党投票。但随着第一夫人“黑历史”逐一曝光,尹锡悦的口碑因被认为“护短”不断受损。

今年1月,尹锡悦否决了议会通过的、授权一名特别检察官调查金建希是否涉嫌参与股价操纵的法案,引发广泛批评。而真正的临界点,或许是“迪奥手袋风波”。

2022年9月13日,金建希在自家公司接待了韩裔美国牧师崔在英,收受了后者馈赠的,价值300万韩元(约合16,110元人民币)的云蓝色“Lady Dior手拿包”(迪奥品牌旗下的一款产品)。

根据韩国相关法律,公职人员配偶单次收受礼物价值不得超过100万韩元,一年内所收受礼物总价值不得超过300万韩元,如有违反,最高可判处3年有期徒刑,并处不超过3000万韩元罚金。

要命的是,崔在英其实是来“挖坑的”,他随身携带了微型摄像头,送礼全程摄像,并在2023年11月于You Tube频道“首尔之声”无删减发布。

事发后,金建希本人以“一时蒙了”一笔带过,尹锡悦的密友、律师申平则声称此事中公众针对金建希的批评是“韩国社会重男轻女传统的劣根性体现”,另一些总统支持者试图以崔在英“设圈套引诱人上钩”“不道德”为第一夫人辩护。但所有这些辩解适得其反,反倒引来批评者更高涨的指责。

2月2日,盖洛普韩国民调显示,尹锡悦支持率降至历史最低的29%。如此严峻局面下,执政党人民力量党许多政要也坐不住了。被认为系尹锡悦铁杆盟友的临时党魁韩东勋虽然附和“挖坑说”,但同时承认“处理时存在不当行为”。一位党内高官甚至直接把第一夫人比作法国大革命时期“拆家”的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

对此,尹锡悦一度试图“硬刚”。春节期间,他在KBS(韩国广播公司)镜头前指责“迪奥门”是“反对党精心营造的政治噱头,意在干扰选举”,将妻子的行为轻描淡写概括为“因自幼丧父而对老乡难以硬下心肠”,称“今后我和妻子在与人打交道时需要更加明确和坚定,这样公众才不会担心”。

但面对民调指数的不断下滑,尹锡悦也不得不改变策略。政治观察家指出,尹锡悦或政府、执政党幕僚可能制定了“让第一夫人暂时回避以免刺激社会反感情绪”的策略,以求在总统夫妇不公开道歉情况下“冷却”公众反感,力争不影响选情。

事实上这一招似乎的确有些效果。盖洛普韩国公司称,春节后的2月第3周起,尹锡悦支持率开始反弹,截止3月第一周已连续两周达到2022年12月以来最高点39%。

“消失”的代价

然而,消失也是有代价的。许多分析家指出,金建希曾在选战期间为简历造假道歉时承诺,一旦成为第一夫人,将“继续专注于作为妻子的角色”,并在尹锡悦当选后的确裁撤了负责第一夫人事务的办公室。但在“迪奥门”冲击下,此前这些铺垫只能是前功尽弃了。

美国俄亥俄大学历史学教授杰里森认为,如果一位总统的第一夫人长期缺位,却又不解释原因,支持率会随着时间流逝,“因为人们通常会假定政府肯定隐瞒了一些事,而需要隐瞒的显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一些韩国分析家认为,尹锡悦近期支持率的反弹更多因为公众对政府增加医学生招生人数的支持,而未必是“第一夫人消失效应”。随着“医学生扩招事件”陷入长期化,其对政府支持率的拉抬效应已开始衰减。或许未来一段时间,“第一夫人消失效应”的成色,可以看得更加清楚。

韩国民主党等反对党正竭力利用“第一夫人消失”的事,提出“应在法律框架内明确界定第一夫人角色和责任”,此举显然意在把金建希逼回前台继续“拆家”。就算不成,至少也能借此提醒公众,“第一夫人消失很久了”。

值得一提的是,金建希不当收受礼物追溯期长达5年,最迟可至2027年9月,即尹锡悦任满后4个月。如果检察官出身的尹锡悦因“迪奥门”栽在曾被自己誉为“我的贵人”的妻子手里,重蹈韩国退休总统总是“退休即吃官司”覆辙,那将是天大的讽刺。

撰稿/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迟道华

校对/陈荻雁

襄阳网-襄阳生活网收录的所有新闻与图片资源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上一篇:喊“打人”可触发报警,防范校园欺凌有益尝试
下一篇:博主卖惨牟利被判刑,也要管好背后的MCN机构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2-2022 襄阳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