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票退改签收费畸高,航司降费必须与“二次售卖”成本匹配

长期以来,机票退改难、退改贵问题饱受质疑。一名旅客投诉,她准备购买1月13日从墨尔本飞上海的南航机票,由于看错了时间,错买成1月30日的机票。她在1月1日发现错误,立刻联系航空公司要求退票。距离1月30日整整提前一个月,不会影响机票销售,但航空公司仍要收取她约1500元的退票费,而她的机票全额仅1800元人民币。后续她选择改签,在多次沟通后,依然补了960元的高额改签费。(新华每日电讯)

机票退改签收费贵,为人诟病久矣。从网友分享的案例看,退票往往就意味着“血亏”,在扣去手续费后,实际退回的费用,基本都是“打骨折”。多年以来,关于高额的退改签费用,民航业保持了高度的默契,各家航司默契地维持了这一“蛋糕”。直至最近,这一铁板一块的“行规”,才终于有所松动。比如说,一些航司率先扩大了客票免费退改范围、放宽了因病退改的限制。但总体而言,相关规则的优化还是太慢,利益的让渡还是太少。

超高的退改签收费,在很大程度上说,乃是历史沿袭的结果。在以往相当长的时期,机票售卖较为不便,航司为了尽可能锁定收益,也为了减少退票“二次售卖”的成本,往往设置了极高的退改签门槛,主打就是个“落锤无悔”。而从另一个角度说,过去民航运力整体有限,乘坐飞机出行默认被视作“高消费”,在这种“卖方市场”下,航司有着极强的定价权——高额的退改签手续费,属于不收白不收。

而时至今日,民航业的基本面已然发生巨变。随着供给侧和需求端的快速扩充,平价航空时代早已成为现实。一方面,机票价格平民化乃至白菜化;另一方面,就相对比例而言,退改签费用仍高得离谱。两相对比,更显得后者不合时宜。需要说明的是,在线上票务平台发展成熟之后,航司的销售费用快速降低,特别是对于退票的二次售卖,其边际成本更是趋近于零。此外,在大数据的助力之下,利用动态折扣、精准推送等方式,退票大多能快速重新售出……有鉴于此,继续保持畸高的退改签收费,已经失去了正当性理由。

事实上,民航局《关于改进民航票务服务工作的通知》早就明确,航空公司要合理确定客票退改签收费标准,应当把握合理且包容原则,对于航空公司无法证明旅客非错购情形的,均应视为错购,并提供免费退票等服务;要制定机票退改签收费“阶梯费率”,不能简单规定特价机票一律不得退改签。但从现实来看,很多航司在“合理且包容”和“阶梯费率”两个维度,都落实得很不到位。参照高铁等竞品的退改签费率,民航业就此降费让利,还有很大空间。从某种意义上说,让退改签更便宜,减少了后顾之忧,这对于激发潜在购票需求,必然也是极大的撬动。
襄阳网-襄阳生活网收录的所有新闻与图片资源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上一篇:直播间里的“群面式”相亲,是故作世故的满不在乎
下一篇:阿根廷总统米莱首访竟然是以色列,意外吗?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2-2022 襄阳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