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竞争加剧!欧盟拿出一个450亿欧元的大计划|京酿馆

▲芯片概念图。图/IC photo

据路透社报道,欧盟国家11月23日就一项为芯片生产提供资金的价值450亿欧元(约合466亿美元)的计划——《芯片法案》达成一致。

这项法案能否在当前复杂的环境中重振欧盟在这一关键产业的雄风,尚未可知。但无疑朝着减少对美国和亚洲芯片制造商依赖的目标,又迈进了一步。

欧盟《芯片法案》一再调整

事实上,早在去年2月,欧盟《芯片法案》草案的第一个讨论修订后文本,就已被初步披露,并称得到各国“一致支持”。当时的草案强调“各欧盟成员国应动用国家资金,支持本国先进芯片产业研发和生产”,总金额高达430亿欧元。

而最新披露的修改版本,较初版有了许多令人瞩目的修改。

首先,27个欧盟成员国将合计提供国家资助金总额提升至450亿欧元,较初版增加20亿欧元;

其次,新文本淡化了初版“扶持芯片业的资金将从其他补贴项目中抽调”的概念;

第三,初版强调扶持范围集中在“具有尖端领先技术的芯片”,而新文本则仅强调“为人工智能计算带来计算能力创新、更好的能源效率、环境收益或技能的芯片”。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这一变动意味着欧盟振兴本土芯片业的侧重点已发生改变。从原先鼓励补贴3纳米移动处理器和使用最新技术组件、意在冲击芯片高端顶峰为主,变为鼓励拥有、保持和扩大欧盟境内“不先进但大量急需”的芯片,能在欧盟范围内自给自足。

据悉,《芯片法案》将于2022年12月1日提交欧盟部长会议讨论批准,如能获得通过,还需在2023年提交欧洲议会表决批准。

▲2022年2月8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委员会总部就欧盟《芯片法案》发言。图/新华社

刻不容缓的补救

欧盟是芯片业发展较早、基础较好的地区之一,1990年时全球芯片产能的40%集中在欧盟。但近年来,全球芯片产能迅速“去欧洲化”。2000年欧盟芯片产能尚能占全球总产能的24%,2021年却已下滑至8%。

而此次,欧盟推动落实《芯片法案》的最终目标是,力争在2030年让欧盟芯片业在全球芯片产能总量的占比恢复到20%的水平。

究其下滑原因,首先欧盟是全球工资和劳保、福利标准的“高地”,芯片业在欧盟生产的成本,远高于东亚各国及美国,促使芯片业者“水往低处流”。

其次,东亚各国汽车、家电和高端制造业持续高速发展,而美国近年来也大力吸引制造业回归,这些需要消耗大量芯片的下游产业,同样吸引芯片产能“人往高处走”,就近靠拢下游配套需求。

不仅如此,随着全球化进程受阻、贸易保护主义加剧,地缘政治形势紧张,以及疫情影响,原本畅通的全球产业链变得日趋梗阻,这促使美、中、日、韩等芯片生产和消耗大户优先满足本土需求,导致全球芯片、尤其是“工业化芯片”供应出现“绝对短缺”和“相对不平衡”。

而处于“供应链洼地”的欧盟,恰成为这两大时弊的同时受害者,仅对欧盟而言举足轻重的汽车产业一项,就因近年来愈演愈烈的芯片短缺而遭受重创。

许多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尽管台积电、三星及中日潜在的相关企业都在积极扩大芯片产能,但鉴于亚洲各国下游产业同样对芯片嗷嗷待哺,近期内指望这些亚洲芯片企业将产能大量转移到欧洲,可能性微乎其微。

鉴于此,欧盟不但亟须提速通过《芯片法案》,加大法案补贴力度,还需要彻底修改初版法案侧重扶持的方向。

因为这不仅关乎芯片业及高科技领域尖端争夺战的胜负,也关乎汽车等欧盟骨干产业的生死存亡,甚至关乎整个欧盟经济的盛衰。

事实上许多欧盟国家、企业已等不及《芯片法案》所规定的国家补贴到位,开始“自己动手”。

比如,德国萨克森-安哈尔特州日前游说英特尔公司成功,后者不顾白宫脸色难看,已宣布将斥资170亿欧元,在该州马格德堡建立名为Silicon Junction的芯片制造基地。

爱尔兰同样走“英特尔路线”,说服后者斥资120亿欧元,将其位于爱尔兰莱克斯利普的芯片生产线产能扩充一倍。

法国/意大利合资的STMicroelectronics则与美国企业GlobalFoundries合作,计划在法国克罗莱斥资57亿欧元,建造一条新的芯片生产线。

消息人士称,所有这些先期已吸收商业资本启动的芯片项目,一旦《芯片法案》得以通过,都将被纳入受益者名单,从而“先上车、后补票”,获得大量来自欧盟成员国的财政补贴。

▲2022年2月8日,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负责工业发展的委员蒂埃里·布雷东参加联合新闻发布会,讨论推动芯片产业的计划。图/IC photo

120亿欧元缺口再扩大

然而,许多欧洲观察家均指出,欧洲国家试图通过《芯片法案》达到初衷绝非易事。

首先,负责内部市场的欧盟委员蒂埃里·布雷东今年2月8日曾承认,《芯片法案》所规定的补贴资金“尚有120亿欧元缺口”。

这120亿欧元需通过“公共和私人资金”补齐,但时至今日,欧盟迟迟未能公布具体筹措方式。

不仅如此,被布雷东称作“已有成算”的那部分资金,实际上都需从欧盟公共资金中调拨,但这项公共资金的预算已编制到2027年,也就是说此前若要增加“芯片补贴”,需相应削减其他已通过的补贴项目,这势必遭到上述项目受益国、受益方的强烈反对。

值得一提的是,布雷东所提到的是《芯片法案》初稿所拟的430亿欧元,如今补贴总额扩至450亿欧元,意味着“亏空”又平添了20亿。

不过,即便“满额”,距离2021年美国为提振本土芯片业许下的520亿美元补贴,也仍有相当大的差距。

不仅如此,美国正在釜底抽薪地“拉走”欧盟境内汽车、家电、光伏和高端制造业等产能,而这些产业都是芯片业的下游产业,一旦“制造业保卫战”失败,芯片业也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了。

事实上,这项法案能否在欧洲议会顺利通过,也并非毫无悬念。

许多欧盟中小国家认为,动用巨额欧盟公共资金补贴芯片业,而芯片业又过度集中在欧盟中少数几个最富有的国家。但欧盟公共资金,却是来自所有27个成员国。

这种“劫贫济富”“抽瘦补肥”的做法,如不辅以有效的安抚和补偿配套措施,在当前严峻经济形势下,恐怕很难说服欧盟中小国、穷国代表“放行”。

撰稿/陶短房(专栏作家)编辑/徐秋颖校对/赵琳

襄阳网-襄阳生活网收录的所有新闻与图片资源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上一篇:这粒“倒挂金钩”,真正演绎了巴西足球桑巴精神
下一篇:生者被网祭,不能只视为一桩奇闻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2-2022 襄阳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