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袭击伊朗驻叙使馆,被杀的伊朗高级将领是谁?

undefined

▲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人们聚集在袭击现场。图/新华社

当地时间4月1日下午,以色列空袭了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领事部门建筑,造成严重伤亡。据新华社援引伊通社2日报道,袭击已造成13人死亡。

空袭发生在当地时间下午5点左右,目标是位于大马士革梅泽区伊朗使馆大楼毗邻的领事大楼。该大楼属于伊朗使馆范围,楼顶有明显伊朗国旗标志,楼内有大使官邸和多个伊朗驻叙利亚领事服务处。根据1961年《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理论上被视作伊朗领土,受绝对外交豁免权保护。

扎赫迪是“圣城旅”对外知名度最高指挥官

目击者称,以色列战斗机从戈兰高地方向飞来,使用空对地导弹将目标建筑夷为平地。以色列消息来源称,以军出动了美制F-35隐身战斗机,叙利亚防空系统未及作出反应。

伊朗官方承认,袭击导致包括两名将军在内7名伊朗革命卫队(IRGC)成员和6名叙利亚公民死亡;黎巴嫩两名安全消息人士称死者中至少有1名黎巴嫩真主党成员。

伊朗外交部承认,两名死亡的伊朗高级将领分别为IRGC高级指挥官“圣城旅”指挥官穆罕默德·礼萨·扎赫迪和穆罕默德·哈迪·哈吉·拉希米,其中尤以前者知名和重要。

扎赫迪出生于伊朗中部城市伊斯法罕,19岁加入IRGC,参加了两伊战争。入伍两年后就因作战勇敢被提升为指挥官,后晋升旅长,1986年升任“伊玛目侯赛因第14师”师长。

此后,扎赫迪历任IRGC指挥机关各种职务。2005年升任IRGC空中力量司令,同年改任IRGC陆军司令,并兼任负责德黑兰安全的塔尔阿拉卫戍区司令,此时已是准将军衔。在伊朗武装力量,尤其IRGC中,准将是高级军衔,国防部长大多数军衔也仅是准将。

2016年,他升任IRGC专管行动的副总指挥。自2008年起兼任专门负责海外行动的IRGC下属组织“圣城旅”高级指挥,主要负责该组织在叙利亚、黎巴嫩的行动。

由于黎巴嫩真主党击退了以军进攻,而叙利亚大马士革当局在“圣城旅”帮助下渡过灭顶之灾,扎赫迪在“圣城旅”乃至IRGC中声望、地位直线上升。

不仅如此,公开信息显示,他和中东其它国家反美武装上层及伊朗导弹、核专家过从甚密。2020年,美国使用暗杀苏莱曼尼后,扎赫迪成为“圣城旅”对外知名度最高的指挥官和以色列的眼中钉、肉中刺。

去年12月25日,以色列暗杀了“圣城旅”高级指挥官穆萨维。当时许多分析家就认定,以色列真正的袭击目标其实是扎赫迪。

按照以方惯例,以色列对境外袭击“不承认、不否认”,此番也不例外。但以色列官方事后却接连发表了近乎挑衅性的言论。

以色列国防部长4月2日称,“以色列正处于攻防多条战线作战”,其表示“我们每天在各地开展行动,以防止我们的敌人获得力量,并向所有对我们采取行动的人——整个中东地区——清楚地表明,针对以色列采取行动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以色列国防军 (IDF) 发言人哈加里少将虽照例未承认袭击系以方发动,却辩称袭击目标“系‘圣城旅’军事建筑”“既不是领事馆也不是大使馆”。一位匿名以色列政府高级官员则表示,袭击“系针对攻击美以资产幕后黑手的行动,以后还将发起更多”。

undefined

▲以色列空袭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领事部门建筑。图/新华社

以色列醉翁之意在美国?

许多分析家指出,以色列针对加沙的军事行动旷日持久,造成惨重伤亡,却始终无法达成目的,且看不到解决的尽头。这对幅员和资源有限的以色列而言不利。

中东已非美国全球战略最重要节点,以色列的大规模军事报复行动,不仅迫使美国消耗大量资源援助,还因战争在国际上得不到普遍同情而累及美国的国际声誉。

今年是大选年,不论执政的民主党或在野的共和党,都对被以色列“拖下水”且久久不能自拔感到进退两难。“斋月停火”因以色列顽固态度不了了之,这已再次损害拜登政府公信力,以色列近期扬言扩大加沙战事,更破例引来美国政府严厉警告。

就在此次空袭发生后数小时,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等高官与以方举行线上“高级安全磋商”。可想而知,此次空袭将令磋商氛围变得更加微妙和尴尬。

有分析家认为,以色列此举可能有多重意味:既消灭在黎巴嫩、叙利亚屡屡给自己制造麻烦的伊朗重要人物,震慑其他伊朗在该地区“代理人”,又借挑动事态扩大拖住最大的支持者美国,使之难以撤板抽身。

然而,此次袭击目标是得到国际公认的外交目标,以色列的行动注定在国际间得不到多少同情。袭击发生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发言人杜雅里克迅速谴责袭击,国际社会也纷纷表示谴责。

值得注意的是,正在法国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出言谨慎,称“正努力厘清袭击事实真相”。而事发后第一时间,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就通过媒体表示,“美国未参与空袭,事先也并不知情”,且“美官方已将这一情况直接通报给伊朗方面”。

连日来,伊朗高层不断就此事发表强硬讲话: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称,“以色列将因此在我方勇士手中受到惩罚”“我们将使他们对这一罪行和其他罪行感到后悔”;伊朗总统莱希表示“这种懦弱的罪行不可能得不到回应”“以色列不可能借此摧毁抵抗阵线的意志”。

伊朗驻联合国大使则表示,空袭“公然违反了《联合国宪章》、国际法以及外交和领事馆舍不可侵犯的基本原则”,敦促联合国安理会谴责这次袭击,并表示保留“采取果断反应”的权利。

幸免于难的伊朗驻叙利亚大使表示,伊朗的报复将是“果断的”;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称伊朗“保留做出反应的权利,并将决定反应的类型和对侵略者的惩罚”。

美国智库专家帕西等担心,以色列针对公认的外交目标发动空袭“是战争升级的明显行为”,可能促使伊朗放弃此前努力避免自己直接卷入对以色列战争、并把美国拖入对自己大规模武装冲突的“不升级”立场,从而令中东冲突激化、扩大化概率陡增。

undefined

▲此次袭击造成大量伤亡,这是现场画面。图/新华社

皮球似乎踢到了美国脚下

表面上,美国军方对伊朗可能的报复行动显得不在意,退役四星将军麦肯齐表示,“伊朗对以色列实施打击的选择非常有限,以色列不会袖手旁观”。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研究员奥尔特曼也认为,空袭“可震慑伊朗及其代理人,使之不敢轻举妄动”。

但华盛顿外交关系委员会分析师库克对此表示反对,他认为伊朗很可能通过放松对中东代理人约束进行报复,“因为不作回应会降低其在地区乃至国内的公信力,对伊朗领导层而言是十分危险的”。而事实证明,一旦如此,不仅以色列,美国在该地区的安全和利益也将受到更严重威胁。

许多分析家指出,即便不触及主动挑衅美国这一最后红线,伊朗仍有不少扩大报复的选择。无论给黎巴嫩真主党“打鸡血”,或给也门胡塞武装“松绑”,都会给美国、以色列和地区暨全球安全和商业、航运、贸易利益,制造更多更大的麻烦和不确定性。

国际危机组织(ICG)伊朗项目主任瓦认为,以色列如此鲁莽行事是因为有恃无恐,事先认定伊朗不敢扩大冲突招致美国“下水”,因此空袭“对以色列是双赢无输”。

对此,一些分析家持不同意见。他们指出,当初美国特朗普政府决策暗杀苏莱曼尼时也持同样判断,但几年来事实表明,美国在中东地区的驻军和其他利益的确受到了伊朗代理人更大的威胁,包括胡塞武装在红海的行动,和亲伊朗民兵对约旦美军基地的致命袭击。

从近期美国高层频繁与各国高层紧急互动,以及迫不及待“自证清白”可知,美国并不情愿在选举迫近之际将地区安全威胁扩大化,更不情愿在自身分身乏术的情况下,被不断撮火的以色列往深不见底的泥潭越拖越深。

连日来,包括许多亲美国家在内,中东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空袭发出一边倒的谴责,而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为代表的国际社会则不断呼吁各方“保持最大程度克制,避免中东危机升级和扩大化”。

如今皮球似乎正在美国脚下:如果他能通过诸如叫停以色列进攻加沙南部等实际行动,让地区和世界看到其具备约束以色列行为的意愿和能力,则原本并不想卷入与美直接冲突的伊朗,或许能找到约束本方愤怒情绪、避免事态恶化的契机。反之,中东局势将更加糜烂,所有相关各方也势必为此付出成倍代价。

事实将再次证明,在中东这个“火药桶”挑衅点火,绝不会有什么“双赢”,有的只能是“多输”。

撰稿/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马小龙

校对/陈荻雁

襄阳网-襄阳生活网收录的所有新闻与图片资源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上一篇:凝聚网络正能量,唱响奋进主旋律
下一篇:当银行行长继承“家产”,不能只当作“童言无忌”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2-2022 襄阳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