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戏大厂网罗全球人才,索尼30年老将动心了

图源:图虫创意图源:图虫创意

  来源: 时代财经

  文/谢斯临

  无论被动或主动,腾讯网易等中国游戏大厂,都在努力开拓中国游戏出海的新篇章。

  9月20日,前索尼互动娱乐(SIE)北美地区CEO兼全球工作室董事长Shawn Layden在领英上宣布,自己已加盟腾讯游戏并担任战略顾问一职。

  在此之前,Shawn Layden已在索尼工作30多年,历经多代PS主机的发布,积累了丰富的硬件研产销全流程管理经验,并长期专注在索尼第一方游戏内容的管理和把控,领导了以3A(A lot of time,A lot of money,A lot of resources)游戏大作为主的索尼游戏生态建设。

  类似的情况,在这一两年内频繁发生。据时代财经梳理,腾讯、网易等厂商在这两年内不断从微软、育碧、R星、世嘉、暴雪等知名国际游戏厂商挖来顶尖制作人才,向游戏开发成本高、开发周期长、资源质量要求高的3A大作冲刺,尝试与全球顶级游戏团队同台竞争,在虎口中夺食。

  游戏工委7月发布的《2022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罕见出现收入与用户规模“双降”的情况,在狂飙猛进20多年后,国内游戏行业用户增长红利近乎消退,进入存量竞争时代。

  此外,2018年、2020年中国游戏版号曾两次停发,即便目前政策已经出现宽松迹象,市场依然存在版号紧缩带来的不确定性。

  但与此同时,游戏从业者万晓(化名)对时代财经表示,这背后也有几家大厂表现出主动出击、拥抱精品化趋势的意愿。过往数年,腾讯、网易、米哈游已经通过《PUBG mobile》《王者荣耀》(海外版)《原神》《阴阳师》《荒野行动》等一众手游,抢占大量市场份额,并积累一定的品牌认知度及用户群体。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只卖给玩家一种类型的游戏太亏了。他们现在尝试把不同赛道、不同类型的游戏,卖给海外玩家,实现利益的最大化。而3A游戏,才是海外市场的主流。”万晓指出。

  中国游戏大厂网罗全球人才

  腾讯、网易这两家国内游戏巨头都曾喊出过“游戏收入国内海外五五开”的口号,但他们面临的难题是,如何与在3A游戏领域已有数十年沉淀的国外厂商竞争?

  在游戏产业长期观察者张书乐看来,国内游戏厂商最大的短板就是游戏制作人的缺口,理念、技术上的双落后,仅依靠国内的人才储备,在短期内难以形成足够的战力,但直接挖人则可快速为精品游戏战略起到催化作用。

  正是因此,这两家大厂明显加快了网罗海外人才、自建第一方工作室的脚步。

图源:时代财经图源:时代财经

  2020年,除欧洲总部挖来小岛工作室创始成员今泉健一郎外,腾讯光子工作室群还在美国加州奥兰治组建了LightSpeed LA,邀请参与过《荒野大镖客:救赎2》制作的Steve Martin领导,并在早期公告中透露过开发3A开放世界游戏的计划。随后,腾讯又成立Uncapped Games,宣布研发一款PC平台的RTS( 即时战略游戏)游戏,带队的是前暴雪核心成员Jason Hughes和David Kim。

  次年6月,腾讯天美工作室群宣布西雅图工作室成立,并立项了一款多平台射击游戏,为此请到育碧游戏制作人Scott Warner和DICE洛杉矶工作室负责人Rosi Zagorcheva,他们都曾参与过《战地》系列开发工作;最近又从微软挖来了《光环:无限》高级美术总监Nicolas Bouvier帮忙。

  2021年7月,天美又向游戏开发重镇蒙特利尔进军,凑备研发一款基于新IP的3A多平台开放世界网络游戏;今年7月,已传出前《刺客信条》系列创意总监Ashraf Ismail加盟的消息。此外,天美在洛杉矶也有一处工作室,由前EAPartners副总裁Sinjin Bain坐镇,主要负责天美在北美地区的跨工作室研发管理和运营。

  网易方面,早在2019年7月,公司就宣布在蒙特利尔建立工作室,大力从育碧、暴雪等海外大厂挖角,Mathieu Girard、Guillaume Picard等大佬先后加入。近期,还传出《孤岛惊魂》系列的制作人Emile Liang加盟的消息。

  2021年3月,网易再一次宣布了海外新工作室的消息。在东京,网易一次性拉拢了来自万代南梦宫的小泽健司、赤塚哲也,以及参与过《怪物猎人》《鬼泣》项目的卡普空战斗设计师吉田亮介,成立樱花工作室。一年后,网易又挖角世嘉,将《如龙》系列的知名制作人名越稔洋招致麾下,成立名越工作室。

  今年5月及7月,网易又在北美迅速成立两间第一方工作室Jackalope Games,以及Jar of Sparks,分别由Cryptic Studios前首席执行官Jack Emmert,以及有着2000多万玩家的爆款游戏《光环:无限》的设计主管Jerry Hook担任负责人。8月,《生化危机》《鬼泣》系列制作人小林裕幸亦宣布,已加入网易游戏担任游戏制作人。

  除了腾讯、网易这两大山头,米哈游及老牌出海厂商Fun plus亦有挖角动作。只是公司体量更小的他们,动作幅度也更小,对于明星制作人的渴望亦没有那么强烈。

  2021年,米哈游官宣设立蒙特利尔工作室,志在打造一款3A开放世界+射击游戏,成为腾讯网易之后第三个入驻蒙特利尔的中国游戏公司。随后,又在今年5月成立“Hoyoverse”,挖来芬兰游戏开发商Supercell总经理兼全球工作室负责人Jim Yang 担任总裁。

  Fun plus则是挖来暴雪前首席艺术家王炜,在美国尔湾与中国上海组建了第一个IP创意工作室Imagendary Studios,并在2022年初招募了索尼前影视副总裁Ryan Pollreisz。

  打造小而精的海外团队

  不过,如果从招聘人数来看,中国游戏大厂的初步计划都是打造小而精的海外团队。

  公开资料显示,米哈游在蒙特利尔的目标员工数不过是百人左右;而网易在蒙特利尔的工作室成立时,负责人Yu Sun则表示:“我们考虑在未来两年内招聘数十人,来开展我们的项目。”

  攻势最猛的腾讯,2021年6月在洛杉矶硅滩建了一个占地近5000平米的办公室,它的计划是三年内把洛杉矶员工规模扩张到300人左右。其中,腾讯光子工作室群旗下的Uncapped Games,据首席设计师David Kim透露,团队成立初期仅有8人,未来预计将扩充到20人左右的规模。

  相比国际上一款3A大作动辄上千人参与开发的盛况,不少国内玩家质疑,这样的规模能否做出3A大作?

  张书乐指出,3A大作的制作团队,其实是工作室化的,是小团队的精英作战,游戏的理念和创意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技术和设计能力,因此小团队的配合往往更容易攻坚。至于一些其他的设定、功能,则可以通过外包的方式完成,并不一定要扩大团队,导致臃肿和效率低下。

  万晓亦表示,目前游戏行业的发展已进入全球化分工、全球化协作的阶段。在海外,顶级团队实际会投入分布在全球不同地区的多个工作室,共同完成超大体量的项目。

  因此,对于在国内已经拥有一大批成熟团队的中国游戏大厂而言,他们在海外招聘时更看重的是自己所缺乏的部分,包括对3A大作核心机制和叙事的理解、独到的创意理念,以及原生的文化经验等。更多开发上的细节工作,可以转交国内团队进行。

  “其实就是国外出方案,国内干活。但好处就是随着时间推移,国内团队可以从中学习如何制作顶级的主机游戏,积累经验,最终开发出国内自己的3A大作,反向输出。”

  只是这一切才刚刚起步。目前,腾讯、网易等大厂虽然组建了大批足够国际化的游戏工作室,试图在3A游戏市场分得一杯羹,但国内游戏厂商依然缺乏全球性的研发经验,新团队在合作上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磨合;而新项目从立项到上线甚至可能需要长达7、8年的周期,最终成效如何,仍有待观察。

襄阳网-襄阳生活网收录的所有新闻与图片资源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上一篇:Affirm与亚马逊合作,在加拿大向客户推出超时付费方案
下一篇:严查“三无”外卖、“三假”直播,浙江专项整治网络市场
Copyright © 2012-2022 襄阳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