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家准备两年内IPO的明星公司,卖了

Ij48L3A+PHAgY21zLXN0eWxlPQ==  生物科技市场,当下仍处在寒冬中。

  都在说并购退出的热潮要来,从已发生的并购案例上来,这股风首先刮在了Biotech这个领域。尤其是3月25日那一天,竟同时发生了3笔收购案,其中两笔是海外公司并购案:

  诺和诺德宣布将以10.25亿欧元的价格收购Cardior Pharmaceuticals,以加强其心血管领域布局;

  艾伯维宣布将以2.125亿美元总价收购Landos Biopharma。前者将支付1.375亿美元现金,以及7500万美元或有价值权(CRV)。

  本文想着重提一提的则是第三笔案件,一家中国Biotech公司被美国上市的生物制药公司收购的故事。

  这笔case很有象征性,一是指出了投资人可以通过并购来退出的一种渠道;二是卖给海外(上市)公司,对尤其是以医药科技为长的创业公司来说,不可谓是一条双赢、甚至三赢的结果,而并购在海外早已是很成熟的资本运作模式了。

  这是一笔全股票交易

  美国时间3月25日,美国上市的生物制药企业Nuvation Bio宣布将收购中国Biotech葆元医药(AnHeart Therapeutics),交易预计在2024年第二季度完成。

  根据官网公开资料,Nuvation Bio将以全股票交易的方式来收购葆元医药,将向葆元医药的股权持有人发行Nuvation Bio的约4359.02万股A类普通股、85.12万股A类无投票权的可转换优先股和可行使289.37万股A类普通股购买权的认股权证(行权价格为每股11.50美元)。

  该笔收购交易完成后,葆元医药股东将持有Nuvation Bio约33%的股份。Nuvation生物的现任股东将在完全稀释的基础上持有Nuvatation Bio约67%的股份。

  Nuvation Bio将继续由其现有管理团队领导,包括其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兼总裁David Hung,预计葆元医药在中国和美国的员工将加入Nuvation Bio团队。

  收购完成后,葆元医药投资者德诚资本创始及管理合伙人崔相民博士和葆元医药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EO)王钧源博士将加入Nuvation Bio董事会。

  Nuvation Bio在新闻稿中指出,双方打算将此次收购视为免税重组。收购后,作为葆元医药的母公司,Nuvation Bio将拥有葆元医药的所有资产。

  关于收购一家中国公司的原因,Nuvation Bio在公关稿里也直述了原因,“AnHeart的主要资产taletrectinib将在完成两项关键研究后成为我们的主要资产,它是一种差异化的下一代ROS1抑制剂,具有潜在的同类最佳特性,可以克服现有疗法的重大局限。”

  而在收购完成后,Nuvation Bio也将转变为拥有多个临床后期阶段项目的肿瘤创新药公司,并有可能在2025年底前实现产品商业化。

  还有一个关于非得收购一家中国公司的小八卦和不可考证的原因:Nuvation Bio的创始人David Hung是一名华裔。这位David Hung是连续创业者,曾在2003年创立生物制药公司Mepation,2016年被辉瑞以143亿美元高价收购。

  如果仅从收购方来看这笔交易的话,Nuvation Bio应该是物超所值的。从资本市场的情况来看,这家公司自2021年通过与SPAC公司Panacea Acquisition Corp合并在纽交所上市后,其股价就一直下跌,高峰期股价可以达到15美元/股,在合并消息之前,公司股价跌至2美元/股左右。因为这两年生物医药市场普遍比较低迷,Nuvation Bio的发展也并不如意,2022年还裁员35%,断尾求生谋得更多的流动资金。

  合并消息发出后,公司股价倒是有所增长,截至发稿前将近4美元/股。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公关稿里尤其强调了公司现金充足的事儿,“Nuvation Bio资本充足,这项全股票交易保持了我们强劲的现金余额,并消除了开发新资产和现有管道的任何短期融资需求。”

  以股票交易,而非现金收购,在当下仍处寒冬的生物科技市场中,实属精明。

  三位博士联合创业

  对葆元医药医药而言,选择被收购,或许已是当下最佳。

  根据官方资料,葆元医药2018年11月成立于杭州,在北京、上海和纽约分别设有办公室,是一家开发新型肿瘤疗法的临床阶段生物制药公司。公司主要研发药物他雷替尼是新一代同类中最优的ROS1 抑制剂,目前正处于关键性 2 期试验,用于治疗ROS1 融合阳性非小细胞肺癌的既往未经ROS1 TKI治疗患者和已接受ROS1 TKI 治疗的患者。他雷替尼已被美国FDA和中国NMPA纳入突破性治疗药物品种名单,有望2024年在中国上市。

  公司的另一研发产品是safusidenib,一种处于2期试验的 mIDH1抑制剂,可用于治疗具有mIDH1突变的神经胶质瘤。

  和很多医药企业一样,葆元医药的创始团队CEO王钧源、首席医学官颜冰、首席商务官郑利华都是博士毕业。

  王钧源曾在中国及美国就职于默克、百时美施贵宝、辉瑞、默沙东等国际制药巨头企业,并担任重要管理职务。2014年,王钧源回到中国杭州,逐渐有了创业的想法。

  颜冰曾是一名医生,之后转行去企业方做临床研究,曾担任辉瑞医药全球临床开发副总裁,主管中国临床研究部以及亚太区疫苗研发部。

  郑利华则拥有法律和生物医学博士学位,在华尔街国际律所工作近8年,于2015年至2018主导创立专长于风险投融资和知识产权交易的纽约律所。

  曾计划两年内上市

  追溯葆元医药的融资史,这家公司一共完成过3轮融资,累计融资额差不多1亿美元,最新的一轮还是在2021年底,是一笔6100万美元的B轮融资。葆元背后的投资人涵盖了招商资本、祥峰投资、Octagon Capital,信达生物、Sage Partners、Laurion Capital等知名机构和公司。

  在2022年之前,葆元医药也是一个资本宠儿,在2020年中短短2个月时间就完成了2笔融资,根据媒体报道,这两笔融资额大约有7000万美元。

  也是在这个时间,葆元医药对自己的发展保持了很乐观的态度。创始人王钧源在2020年底对媒体表达了希望公司能上市的想法,“也许一年半我们就可以到IPO阶段,三年左右是最长的了。现在我们的目标是争取两年左右,也就是到2022年底左右可以IPO上市。”

  2年之后的葆元医药当然是没有上市成功,而是在2024年选择栖身美国制药公司。

  葆元医药的交易案揭示了中国Biotech市场的困境和解决方案。其实不光是葆元医药,在2023年底和2024年的1月,就有两家中国Biotech公司被海外制药企业收购:

  2023年12月,阿斯利康宣布将以总价12亿美元收购亘喜生物,是首个MNC收购国内Biotech的事件;

  2024年1月诺华制药宣布收购信瑞诺医药。

  中国Biotech公司被海外企业收购也许将是未来一段时间的常态,在融资难和退出难的情况下,能够有一条渠道带来退出和更好的发展,中国的Biotech赛道也许打了一个很好的样。

襄阳网-襄阳生活网收录的所有新闻与图片资源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上一篇:中方取消针对澳葡萄酒双反措施,商务部介绍相关情况
下一篇:美财长称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那样大力补贴其优先产业,外交部驳斥!
Copyright © 2012-2022 襄阳网 版权所有